统一服务热线:

157620107869

【特区40年】他们是最懂“珠海渔女”的人:雕塑

更新时间:2020-08-28 20:56

  潘鹤: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著名雕塑家,致力美术创作至今70余年,被誉为“珠海渔女之父”。

  潘奋:潘鹤之子,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术委员会委员、广州美术学院潘鹤艺术馆常务馆长。

  珠海作为经济特区,已走过四十载。而她,作为改革开放初期的标志性建筑物,见证了珠海三十八载芳华。

  不用多的描述,熟知珠海的人们心里早有答案,说的便是珠海渔女。

  最熟知珠海渔女的人,绝对绕不开他们,那便是在中国雕塑界有着重要影响力的“潘家父子”——珠海渔女的创作者潘鹤及其子潘奋。

  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的潘鹤雕塑艺术园内,摆放着一代雕塑大师潘鹤的数百件作品。在这些作品中,珠海渔女有着非一般的意义。

  “父亲与珠海的第一次合作并不是珠海渔女,而是石景山公园。”提起珠海,潘奋瞬间打开话匣。

  潘奋幽默地表示,作为父亲的“小跟班”,自己十来岁就跟着父亲,关于珠海渔女创作的故事,自己算是掌握“第一手资料”。

  原来,潘鹤先生与珠海结缘,有一个小插曲。“故事要从1978年说起”,潘奋缓缓道来,当时,在中山投资建设温泉宾馆,邀请广州美术学院专家商讨,计划定制一批艺术品。“雕塑当年不被看重,父亲宁愿赔本,仍坚持亲手为宾馆定制户外雕塑。”潘奋称,当年全国宾馆都没有摆设雕塑的先例,父亲的作品爆红,引来全国关注。

  这边中山的项目还没完工,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的主力就被请到珠海。1979年,珠海刚刚建市,珠海市第一任市委书记吴健民提出,珠海市需要一个雕塑做城徽。“先是邀请专家来考察。当时的珠海尚未起步,连一间宾馆都没有。”潘奋说。

  尽管“一穷二白”,可香炉湾山坡的怪石却引起了艺术家的兴趣,大家商议决定在这里建一个公园。

  当时的香炉湾只是一片蒿草、荆棘和乱石,但潘鹤发现很多石头竟有动物的模样,他立即从雕塑系带来十几个师生,用石灰水在石头上勾出轮廓,然后稍加创作。“用了不到3000元,两个月时间完成了山石雕塑创作,石景山公园由此而来。”潘奋回忆,这一创新,在当时独一无二,《人民画报》 以很大的篇幅登载了石景山山石雕塑,在全国引起轰动。

  “珠海原来设想在拱北建设城徽,方案被推翻;后来决定在香炉湾畔建设,雕塑草图初期几乎全是男人形象。”潘奋回忆,当时,父亲觉得珠海是一座具有渔业基础的城市,可以通过女性渔民的形象来代表珠海。这一设计在立意上颇有考究,用一个神话爱情故事,去打造“浪漫”的文化符号。

  然而,在珠海做大型户外雕塑的设想遭到不少人反对,“更有人直指做石头女人有伤风化。”潘奋展示着父亲最初做的渔女模型。

  所幸的是,珠海政府敢于创新的决心让项目得以推进。1982年,珠海渔女完工,她手戴玉镯、颈配珍珠、身披渔网,面带微笑托举着明珠,含情脉脉地欢迎四面八方游客的到来。雕塑高8.69米,重量达10吨,用花岗岩分70件组合而成,在当时可谓是巨型雕塑,施工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珠海渔女的建设,不单是为珠海创造了地标,对全国雕塑界同样有里程碑的意义”,潘奋评价道,“这是父亲最在意的一段历程,既开创了中国大型海滨雕塑的先河,同时也为城市雕塑发展掀开新的一页。”

  从一座雕塑看一座城市。“从石景山石雕到珠海渔女,人们不难看出当年珠海特区白手起家的热情和敢于创新开拓的精神。” 潘奋由衷点赞。

  在业界看来, 珠海渔女是一件构思巧妙且与城市环境相得益彰的作品。而对潘家父子而言,它是一件融入个人深刻情感的作品。

  “珠海渔女的创造灵感,还联系着父亲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潘奋表示,潘家与珠海,有着抹不掉的缘分。

  20世纪30年代末,少年潘鹤在香港与其表妹阿咩萌发了爱情。香港沦陷后,阿咩一家避难澳门,潘鹤一家回到广东佛山。潘鹤为了见阿咩一面,冒着极大的危险通过日军封锁线抵达澳门,两人的感情更加浓烈。可惜,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潘鹤和阿咩被迫断绝联系,一别竟是40余年。珠海,可谓潘鹤初恋的见证之地。

  1999年,潘鹤在珠海淇澳岛创作了9.9米高的雕塑《重逢》,寓意澳门1999年回归祖国。“但对父亲而言,也是他与当年女友离别半个世纪之后重逢的纪念。”潘奋揭秘称,“坊间传闻珠海渔女造型来源于珠海一女子,这是不对的。父亲婚后一直深爱着母亲,尽管珠海渔女的创意有着父亲初恋的影射,但渔女面容和外形的塑造模仿的却是我的母亲。”

  在珠海,潘家父子还有着许多回忆。1986年,为珠海创作第一尊杨匏安烈士塑像;1996年,在平沙创造大型雕塑《雁落平沙》;2015年,为斗门创作城市雕塑《母亲河》……“既是珠海城市雕塑的创作者,也是珠海城市发展的见证者。”潘奋表示,经历40年发展,珠海一个个新地标崛起,城市文化内涵日益丰富,城市越发具有魅力。

  40年白驹过隙,“珠海渔女之父”潘鹤已是鲐背之年,记不得当年点滴。“这位女子是谁?”只要到艺术馆,坐在轮椅上的潘鹤就爱来到珠海渔女雕像前,听儿子述说渔女的创作故事。

  多年来,潘奋一直义无反顾地延续着父亲的雕塑之路,对父亲的过往也越来越理解:“尽管他已忘却过往,但对艺术的执着和纯粹,相信会随着珠海渔女等城市雕塑,影响更多的人。”

  潘鹤: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著名雕塑家,致力美术创作至今70余年,被誉为“珠海渔女之父”。

  潘奋:潘鹤之子,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术委员会委员、广州美术学院潘鹤艺术馆常务馆长。

  珠海作为经济特区,已走过四十载。而她,作为改革开放初期的标志性建筑物,见证了珠海三十八载芳华。

  不用多的描述,熟知珠海的人们心里早有答案,说的便是珠海渔女。

  最熟知珠海渔女的人,绝对绕不开他们,那便是在中国雕塑界有着重要影响力的“潘家父子”——珠海渔女的创作者潘鹤及其子潘奋。

  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的潘鹤雕塑艺术园内,摆放着一代雕塑大师潘鹤的数百件作品。在这些作品中,珠海渔女有着非一般的意义。

  “父亲与珠海的第一次合作并不是珠海渔女,而是石景山公园。”提起珠海,潘奋瞬间打开话匣。

  潘奋幽默地表示,作为父亲的“小跟班”,自己十来岁就跟着父亲,关于珠海渔女创作的故事,自己算是掌握“第一手资料”。

  原来,潘鹤先生与珠海结缘,有一个小插曲。“故事要从1978年说起”,潘奋缓缓道来,当时,在中山投资建设温泉宾馆,邀请广州美术学院专家商讨,计划定制一批艺术品。“雕塑当年不被看重,父亲宁愿赔本,仍坚持亲手为宾馆定制户外雕塑。”潘奋称,当年全国宾馆都没有摆设雕塑的先例,父亲的作品爆红,引来全国关注。

  这边中山的项目还没完工,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的主力就被请到珠海。1979年,珠海刚刚建市,珠海市第一任市委书记吴健民提出,珠海市需要一个雕塑做城徽。“先是邀请专家来考察。当时的珠海尚未起步,连一间宾馆都没有。”潘奋说。

  尽管“一穷二白”,可香炉湾山坡的怪石却引起了艺术家的兴趣,大家商议决定在这里建一个公园。

  当时的香炉湾只是一片蒿草、荆棘和乱石,但潘鹤发现很多石头竟有动物的模样,他立即从雕塑系带来十几个师生,用石灰水在石头上勾出轮廓,然后稍加创作。“用了不到3000元,两个月时间完成了山石雕塑创作,石景山公园由此而来。”潘奋回忆,这一创新,在当时独一无二,《人民画报》 以很大的篇幅登载了石景山山石雕塑,在全国引起轰动。

  “珠海原来设想在拱北建设城徽,方案被推翻;后来决定在香炉湾畔建设,雕塑草图初期几乎全是男人形象。”潘奋回忆,当时,父亲觉得珠海是一座具有渔业基础的城市,可以通过女性渔民的形象来代表珠海。这一设计在立意上颇有考究,用一个神话爱情故事,去打造“浪漫”的文化符号。

  然而,在珠海做大型户外雕塑的设想遭到不少人反对,“更有人直指做石头女人有伤风化。”潘奋展示着父亲最初做的渔女模型。

  所幸的是,珠海政府敢于创新的决心让项目得以推进。1982年,珠海渔女完工,她手戴玉镯、颈配珍珠、身披渔网,面带微笑托举着明珠,含情脉脉地欢迎四面八方游客的到来。雕塑高8.69米,重量达10吨,用花岗岩分70件组合而成,在当时可谓是巨型雕塑,施工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珠海渔女的建设,不单是为珠海创造了地标,对全国雕塑界同样有里程碑的意义”,潘奋评价道,“这是父亲最在意的一段历程,既开创了中国大型海滨雕塑的先河,同时也为城市雕塑发展掀开新的一页。”

  从一座雕塑看一座城市。“从石景山石雕到珠海渔女,人们不难看出当年珠海特区白手起家的热情和敢于创新开拓的精神。” 潘奋由衷点赞。

  在业界看来, 珠海渔女是一件构思巧妙且与城市环境相得益彰的作品。而对潘家父子而言,它是一件融入个人深刻情感的作品。

  “珠海渔女的创造灵感,还联系着父亲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潘奋表示,潘家与珠海,有着抹不掉的缘分。

  20世纪30年代末,少年潘鹤在香港与其表妹阿咩萌发了爱情。香港沦陷后,阿咩一家避难澳门,潘鹤一家回到广东佛山。潘鹤为了见阿咩一面,冒着极大的危险通过日军封锁线抵达澳门,两人的感情更加浓烈。可惜,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潘鹤和阿咩被迫断绝联系,一别竟是40余年。珠海,可谓潘鹤初恋的见证之地。

  1999年,潘鹤在珠海淇澳岛创作了9.9米高的雕塑《重逢》,寓意澳门1999年回归祖国。“但对父亲而言,也是他与当年女友离别半个世纪之后重逢的纪念。”潘奋揭秘称,“坊间传闻珠海渔女造型来源于珠海一女子,这是不对的。父亲婚后一直深爱着母亲,尽管珠海渔女的创意有着父亲初恋的影射,但渔女面容和外形的塑造模仿的却是我的母亲。”

  在珠海,潘家父子还有着许多回忆。1986年,为珠海创作第一尊杨匏安烈士塑像;1996年,在平沙创造大型雕塑《雁落平沙》;2015年,为斗门创作城市雕塑《母亲河》……“既是珠海城市雕塑的创作者,也是珠海城市发展的见证者。”潘奋表示,经历40年发展,珠海一个个新地标崛起,城市文化内涵日益丰富,城市越发具有魅力。

  40年白驹过隙,“珠海渔女之父”潘鹤已是鲐背之年,记不得当年点滴。“这位女子是谁?”只要到艺术馆,坐在轮椅上的潘鹤就爱来到珠海渔女雕像前,听儿子述说渔女的创作故事。

  多年来,潘奋一直义无反顾地延续着父亲的雕塑之路,对父亲的过往也越来越理解:“尽管他已忘却过往,但对艺术的执着和纯粹,相信会随着珠海渔女等城市雕塑,影响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