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服务热线:

157620107869

盯着大卫雕像的“中间部位”长达21分钟后我发现

更新时间:2020-06-30 17:57

  偏偏还有人说,这是米开朗基罗参照了自己的尺寸,误以为所有男性都......

  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大卫的雕(diao)像耗费了我6个小时38分钟。其中5小时36分钟花在查资料上,1小时2分钟献给了这尊裸体男性雕塑。

  头,4分钟;肩膀,5分钟;胳膊,3分钟;胸,4分钟……中间部位,21分钟。

  是的,和多数人一样未能“免俗”,中间部位耗费了我最长时间。有可能不止我一个人,会问下面三个问题:

  没错,确实小。通常,在正常放松状态下,某物长度相当于手掌的二分之一(不信到厕所试试),而大卫的只有他手掌长度的五分之一。

  一,米开朗基罗是参照自己的尺寸雕刻的,他以为这个大小就是正常的……男的都这样。

  二,米开朗基罗想让大卫牺牲自己温暖他人。连大卫这么小都好意思站在那摆pose,况乎己哉?从此男人们更有自信了。

  三,女人看见大卫之后以为男的都这么点儿,回家一看老公的,哇塞,“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私以为,要体现男人的阳刚、健美、英勇,通过肌肉、眼神、脸庞就可以实现,做一个大型丁丁反而会喧宾夺主。它最好不那么大,不要引起注意;但没有也不行,分不出男女啊!所以,性器在这里起到标识作用。

  他是个犹太人,根据《圣经》记载,当时大卫的部族正在打仗,对方派出一个叫哥利亚的巨人,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大家都怕死了。正给哥哥们送饭的大卫主动请缨,国王扫罗觉得这个小伙子太年轻了,可没人可用啊,只好把豆包当干粮了。

  为了鼓励大卫,国王还把自己头盔铠甲给了他(估计心疼死了,也没打算要回来),但大卫拒绝了,因为不灵活——打不过想跑都跑不了,于是只穿了很少衣服上阵。

  巨人发现过来一个小孩,估计也懵逼了,这是什么招数......如果用单田芳的评书,巨人应该是这么开场:“小娃娃,你可知我巨人的厉害!?报上名来,巨人刀下不斩无名之鬼……”

  总之,巨人嘟嘟囔囔,但大卫没搭理他,而是用尽浑身力气,突然拉开弹弓甩石器砸向哥利亚的巨头,巨人当场毙命,大卫快步上前取下首级。

  大卫于是成了英雄,但也有人觉得打仗应该正大光明啊——就像特洛伊城下阿喀琉斯和赫克托耳那种打法,而大卫居然“暗器伤人”,胜之不武。但犹太人不这么看,大卫当然是挽救整个部族命运的人,正是大卫奠定了犹太人的崛起,此后大卫成为基督教世界勇敢、智慧的化身。

  欧美很多人想沾英雄的光,给自己起名大卫,《北京人在纽约》有一个大卫,魔术师里有一个大卫·科波菲尔。在英国人中,叫“大卫”的人数排第50名,在美国人中排第六,前五名分别是:詹姆斯、约翰、罗伯特、迈克、威廉。“大卫”,差不多是中国的“李伟”、“王涛”之类。

  对艺术家来说,大卫是一个经典形象,很多人都雕刻或者画过大卫,至于“大卫应该穿什么衣服”,还真是个题目,不同的艺术家有自己的办法,反正圣经没有记载。

  贝尼尼想用自己的大卫致敬米开朗基罗。米开朗基罗的大卫是安静地去取弹弓,而贝尼尼选择了下一个动作:弹弓已经拉开。这件作品非常巴洛克,巴洛克风格的特点之一就是雄浑的“动感”。

  卡拉瓦乔是个顽童般的人,大卫手上拿着的头,脸是用的卡拉瓦乔自己的脸,太会玩了。

  在米开朗基罗之前和之后,很多人塑造过大卫,但都很直白,多数是大卫拎着哥利亚的头,想想也有道理,这是最过瘾的时候啊。其实最开始米开朗基罗也是这么想的,但他放弃了,展示胜利一定要展示胜利的结果吗?

  就像我们今天经常说的就鸡汤: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所以,米开朗基罗选择了大卫投石之前:从脖子上的血管、颈部的扭转到跟腱的结构,从手脚上的血管、经络,紧绷的腿部,到上半身肌肉,都体现了紧张和专注的极限。

  经典发生之前的刹那,是一个决定性瞬间。这是非常高明的选择,因为故事的结局所有人都知道,而当所有人在展现结局时,米开朗基罗选择描摹结局之前的场景,于是所有人成了垫脚石。

  我有过类似感觉,以前很多历史性的见面,最触动人的镜头往往不是双手紧握在一起,而是握手之前的刹那,比如尼克松1972年见周恩来总理的一张照片。

  血管。在没有任何先进工具帮助下,怎么才能雕刻出这种喷薄的生命极限的力量?

  眼睛。之前雕刻家会在眼球上雕一个孔,米开朗基罗则特意避开光线,通过造影让大卫的眼睛更有穿透,我记得蒋勋先生的描述是,“带着凡人的恐惧走向挑战的临界边缘”。还有颈部。

  这件作品真正摘走了从古到今其他所有雕塑的荣誉,不论是希腊的还是拉丁的,其他任何雕像都无可匹敌。大腿的轮廓是如此完美,体侧是如此贴合而又轻盈。从未见过比这更柔软的姿势,能与这件作品相比较、甚至与其各个部位相媲美的事物了。

  无论是脚、手、头或是别的身体部位,其他作品都不能及,就算绘画也及不上其万一。不论任何人,目光一旦落到这件作品上,便无暇顾及其他同时代的雕塑了,更不屑于再看其他任何艺术品。

  这件作品真正摘走了从古到今其他所有雕塑的荣誉,不论是希腊的还是拉丁的,其他任何雕像都无可匹敌。大腿的轮廓是如此完美,体侧是如此贴合而又轻盈。从未见过比这更柔软的姿势,能与这件作品相比较、甚至与其各个部位相媲美的事物了。

  无论是脚、手、头或是别的身体部位,其他作品都不能及,就算绘画也及不上其万一。不论任何人,目光一旦落到这件作品上,便无暇顾及其他同时代的雕塑了,更不屑于再看其他任何艺术品。

  瓦萨里是谁?这么说吧,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几乎所有拉斐尔、米开朗基罗、达芬奇等名人的故事,大多是从他书里抄的。还有,“哥特式”这个名字,就是出自这个16世纪的传记作家。

  这其实是很宏大的问题,三天三夜讲不完,简单说,文艺复兴复兴的是什么?就是古希腊艺术。古希腊人就是喜欢用裸体展示人的美,米开朗基罗又是文艺复兴的“终极艺术家”,对希腊艺术和人体由衷地热爱。

  他的经典作品都这样,比如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天顶的《最后的审判》,他让所有人都脱光了,甚至包括耶稣和圣母(这可是冒太大太大的忌啊)。有个神职人员批评他画了个澡堂子,米开朗基罗很愤怒,把他画进作品,这个人不但下了地狱,而且长着一对驴耳朵,重点是一条蛇还在咬他的……你自己看吧。

  后来教会还是没法忍,又找了一位画家,给每个人画了件小裤衩,我们看到的圣母,隐约还能看到衣服里的肌肤。不过,这个倒霉蛋画家非但没有青史留名,还被人起了个外号叫“裤衩画家”。

  我能理解艺术家的心思,身体在某个维度上,是人最本质最真实的部分,所以,脱掉衣服吧。看看,同时代的艺术家都这么做。

  那么问题来了,这样高调展示裸体,大家会接受吗?几年前,有电视台报道大卫时,给大卫性器打了马赛克,大家就批评电视台糟蹋艺术。

  我觉得吧,电视台有点被冤枉了。其实不仅中国,即便在当代世界,这种裸体模式,也会被很多人抵制。

  比如,2004年,佛罗伦萨想向耶路撒冷赠送一座大卫像复制品,庆祝公元3000年前大卫的胜利。结果就引起轩然大波。有人认为,米开朗基罗的大卫称不上圣经英雄,这种裸体雕塑是古典主义美学的产物,翻译过来就是个异教徒。最后佛罗伦萨人不得不妥协,换了其他作品送过去。

  很多人知道,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彼此视对方为“唯一对手”,大卫完成的时候,达芬奇已经回到佛罗伦萨,面对年轻自己二十几岁的米开朗基罗的经典作品,达芬奇会做什么?

  从头说。1504年1月25日,大卫雕塑正式完工,接下来的问题是,放在哪呢?新成立的共和国组成一个委员会,由这个委员会来决定。委员会的名单几乎囊括了当时乃至人类艺术上最有名的几个大V:达芬奇、波提切利、拉斐尔……的老师贝鲁吉诺等。

  波提切利认为应该放在主教堂附近,而且最初预定的位置,就是圣母百花教堂的扶壁上。有人建议摆在旧宫中庭。有人提议摆在佣兵凉廊下面。

  达芬奇呢?他建议将大卫像安置在旧宫长廊短墙的掩蔽处,即嵌入壁龛里。我不知他怎么有这么奇葩的想法……

  但共和国政府官员认为,应放在旧宫主大门旁边,让其面朝广场,就是现在领主广场这个假大卫呆的地方。

  最终官员们意见胜出,选择放在旧宫前面,这是最显眼最开阔最象征统治权威的地方,当时的佛罗伦萨人都知道,大卫象征着新共和国的活力,共和国又是建立在推翻美第奇家族统治的基础上,而且佛罗伦萨过去百年,一直频繁战争,还爆发过黑死病,人民希望能借助这位盖世英雄提升自豪与信心。

  作为代价,原来放在这里的,多纳泰罗雕刻的大卫遭殃了,而多纳泰罗是达芬奇的师爷。其实这也是一件很棒的作品,但谁让他代表旧时代呢,只好被“拆迁”,这就是政治……从这个角度看,谁能说文艺不是为政治服务呢?当然这是另外一个复杂的话题。

  按照米开朗基罗的设想和透视法原理,大卫放在领主广场是最合适的,人的视线都是从下往上看的,所以,他稍稍放大了头、手、和关键的节点部位的比例,完全从底部视角出发去雕刻。但随着大卫像被移入美术学院艺术馆,效果就不明显了,因为安放的底座不足63厘米高,你会觉得,大卫头真大!

  美术学院里的真大卫,归属于意大利中央政府,每年门票净收入800万欧元。2008年,佛罗伦萨希望拿回大卫的所有权(估计是经营权吧),和中央政府打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官司。

  市政府好不容易找到法律依据,据一档案显示,意大利政府在1871年将旧宫赠予佛罗伦萨市政府的时候,包括了“大卫像的基座,和所有当时的雕像”。中央政府兵来将挡,派律师回复说:财产清单上有基座,但是没有大卫啊!

  而大卫,在几百年后,早已不仅是作为佛罗伦萨骄傲的大卫了,它还是世界的大卫,以及世界人民前赴后继恶搞的大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