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服务热线:

157620107869

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98抗洪20周年丨70张独家历史照

更新时间:2021-01-13 06:58

  大雨中一群职工在守护着京九铁路已经滑坡的路基。在它的东侧过桥处不足20米远呈45度角,一条长9公里、水位落差6米的名叫“郭东大堤”的围堰,吃力地把滔滔洪水挡在身后。

  站在即将水漫危堤的高处,正在执行任务的武警江西总队后勤部政委张健说:“我已向副总理拍过胸脯,人在围堰在。”

  有消息说:“长江九江段的益公堤有泡泉(泡泉是大堤因渗漏而形成的地泉),武警三支队官兵正在抢险。”我们一行几人闻讯直扑100公里外的九江益公堤。

  当行至距目的地仅有1公里处时,BP机响了——“险情已经排除。”等我们赶到时,150名被泥水、汗水、雨水浸泡了两小时的武警战士已排成了一字形长方阵。

  ——写于7月31日凌晨1时△“脊梁” 在泥水、汗水、雨水浸泡了两小时的武警战士。△顶着高温加固大堤的子弟兵。△男人都上了大堤,县委院子里只有妇女和孩子。△收钱才肯开船救人的一个当地村民。△因抗洪不力受处分的组织部长(左一)走上抗洪前线。△赛城湖破圩了,珠湖大磊圩堤告急。△连续奋战了9天的武警战士郭晋峰,累、暑交加,倒在了大堤上。△23.8平方公里的昌洲乡遭受了灭顶之灾,全乡28515人口全部成为灾民,他们临时住在大堤上,互相扶持共抗洪水。△与龙卷风相遇

  8月6日下午1时30分,水面上突然阴云密布,一块倒三角形的黑云直压过来。不好,遇上龙卷风了。小船决定急停靠岸,但为时已晚。

  方圆几十里的水面,顿时声浪滔天。我们的冲锋舟高三米、低四米地翻浆起来。周寅杰手中的伞早已被大风卷走,他把摄影包牢牢地裹在怀里,一只手死抓着船帮大声说:“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丢摄影包!”我身上的雨衣被风鼓得直往头上飘,雨水洪水交替扑面,让人喘不上气来。我艰难地取出相机想为弟兄们留下点资料时,无奈,只拍了三张照相机的电子系统就因为进水完全失灵了。冲锋舟也进了水,每个人的身上都已湿透,我们的生命之舟危在旦夕。

  大家都做好了落水的准备。这时,我看到十米外有一根露出水面几十公分的电线杆子,于是,决定一旦船翻了一定设法去抱住它并把摄影包挂上去,但是,冲锋舟已经失去控制,根本靠不过去了……

  两艘小船经过二十几分钟与急浪搏斗终于靠到坝岸上,几个老乡顶着9级大风,把我们一行人拉上了岸。

  一阵惊心动魄之后,他一脸灿烂。他说:“我多少会点水不要紧,就怕你们出了事。”

  5时15分,天还在下着雨,但龙卷风已过,两艘冲锋舟告别老乡上了路。沿线搭救了一位因风高浪急房屋冲倒而落水的灾民。

  20时10分,回住处的路上接到了蔡金铎焦急的电话,他劈头质问:“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回话……?”△去江洲救人的冲锋舟赶上龙卷风来袭。△在风雨的间隙中抓紧救援。△1998年8月7日,九江决堤第一天。长江4号至5号闸口之间因防洪墙的劣质工程导致决口防洪墙断裂,洪水倾泻而下。△洪水来了!△人民子弟兵也来了!△昼夜奋战的子弟兵!

  1998年8月9日 九江决口第三天△水漫城区,市民们展开自救。△她叫黄丽珍,是天翔羽绒厂的下岗职工,她和姐妹们精心熬制了解暑汤后,在太阳底下跑了十几里,步行两个多小时才到了这里。△高温持续,铁制船体上的温度达50℃~60℃之间,累暑交加的战士开始出现晕倒的现象。

  1998年8月10日九江决口第四天△合拢时水流急,战士们用无缝钢管,绑成有密度的架子插入水中,才使难题有所缓解。△在一处堤坝的背阴处,一位战士借着轮休的工夫躬着身体赶写火线入党的申请书。△九江市中心的街道上,市民们已安然自若。

  九江决口第五天△洪水终于被拦住。△防洪大堤上,红旗矗立不倒。△连日的昼夜奋战,日晒雨淋,战士们几乎“面目全非”了。

  九江决口第六天△工厂里的职工们奋力展开自救,挽回经济损失。△第一批救灾物资下发,一个叫蔡报银的儿童代表全家第一次领到了救灾食品是五块饼干、两包方便面和一瓶矿泉水。△工商部门入住商城,防止哄抬物价。

  会师△由同志带队的总政文艺工作者到现场慰问演出。参战的各部队和干部群众大会师观看演出。△洪水退去,留在大堤上的战士。

  9月2日,在长江抗洪一线万官兵的昼夜奋战下,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开始全线回落。最终夺取了长江抗洪决战的胜利。△九江抗洪胜利后,部队离开的那天。△早晨5点,军车出来了。可当车刚出门口,就再也开不动了。一拥而上的上千名九江人急急地将手中的苹果和鸡蛋等礼物掷投到军车上。△整夜未眠的数十万九江市民,天没亮就倾城出动,等在街道两旁,挥泪告别和他们生死与共,与洪魔搏斗了长达50多天的子弟兵!△市民们忙不迭地往车上掷投礼物。△举着牌子的这个孩子叫赵框喜,是子弟兵们8月5日深夜江新洲决堤时救出的那群孩子中的一个。△“兵哥哥,真的舍不得您走!”一位女青年鼓足勇气冲到近处,把一条香烟扔到了车上。

  挥手。握手。含泪的士兵们一遍又一遍地唱着《咱当兵的人》《说句心里话》。△到九江交通大厦时,30岁的职工胡民礼情急之下奔回厂里,扛着国旗爬到高处,狂舞起来。△8时45分,距列车开动还有5分钟。九江水泥厂职工54岁的刘和平和50多位妇女突然挤出沸腾的人群,吹起了笛子。人们大声伴唱《送别》和《北京有个金太阳》。△图中间的这一位便是当年的总指挥董万瑞将军。他说:“我为有如此受人民爱戴的士兵感到骄傲!”98抗洪——半年后……△抗洪半年后,照片上逃离的人又回来了。△大年初一,九江大桥建设工地上的中铁大桥局的职工。他们为抢回因98洪灾延误的工期而连续作战。△大年初一,在新家过年,放鞭炮就是放心情。△终于可以狠狠地高兴一次。△一杯饱含酸甜苦辣的酒。△新房建在救灾胜利的基础之上。△他家的对联:难忘九八坎坷路,再创未来辉煌日。横批是“从零开始”。△图中间的孩子叫蔡抱银,两侧是他的父母。他是98抗洪实录(上)第一次领到食品的那个孩子。△这个姑娘(图右)就是背后98抗洪挂图中的孩子。

  整夜未眠的数十万九江市民,天没亮就倾城出动,等在街道两旁,挥泪告别和他们生死与共,与洪魔搏斗了长达50多天的子弟兵凯旋。

  九江人说:在江堤决口的日子里,是战士们用自己的胸膛挡住滔滔的洪水,是战士们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我们的生命!

  就是这些战士,临行前还把九江的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把节省下来的31.45万公斤大米、9万件衣服悄悄地运到大堤上留给了灾民,又从自己仅有的几十元津贴和并不高的工资中,挤出了162.96万元交给了灾区……

  为了怕部队夜里开走,市民们自发组织起来,从9月10日开始就轮流在部队宿营地门口“值班”:不能让子弟兵们悄悄地走了啊!

  今天早晨5点,军车出来了。可当车刚出门口,就再也开不动了。一拥而上的上千名九江人急急地将手中的苹果和鸡蛋等礼物掷投到军车上。

  人群中,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手中举着一条标语。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大字:“长大我要去当兵”。他叫赵框喜,是子弟兵们8月5日深夜江新洲决堤时救出的那群孩子中的一个。

  九江师专的一群女学生,这几天早就商量好了。在军车路过时,她们涌出校门举起了她们的标语:“兵哥哥,真的舍不得您走!”一位身穿太阳裙的女青年则鼓足勇气冲到近处,把一条香烟扔到了车上。

  到九江交通大厦时,30岁的职工胡民礼情急之下奔回厂里,扛着国旗爬到高处,狂舞起来。

  在市民们搭起的凯旋门处,人山人海。鲜花、彩旗、标语,车声、歌声、鞭炮声,汇成一片:“兵哥哥再见!”“解放军万岁!”

  挥手。握手。含泪的士兵们一遍又一遍地唱着《咱当兵的人》《说句心里线岁姓姚的女青年向车上的两位战士高喊:“大李、大江。以后来九江还认识我吗?”

  8时30分,第一辆军车到达九江西站。不足5公里的路,竟走了整整3个半小时!

  8时45分,距列车开动还有5分钟。九江水泥厂职工54岁的刘和平和50多位妇女突然挤出沸腾的人群,吹起了笛子。人们大声伴唱《送别》和《北京有个金太阳》。

  站在一旁与士兵们道别的某集团军董万瑞中将哽咽了:“我为有如此受人民爱戴的士兵感到骄傲。”泪水从将军的脸上流下。

  △《九江城哭了》获得第九届中国新闻奖通讯二等奖△刊登于《工人日报》1998年8月11日1版△作者的16篇采访日志原文刊登本期原载于“一丁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