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服务热线:

157620107869

借得山来画花鸟(图)

更新时间:2021-02-03 15:35

  说来也巧,我和甘永川相差近三十岁,却是同一个学校的校友。教他花鸟的老师卞文瑀在1964至66年也是教我画花鸟的老师。这一巧合无形中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使我们在对花鸟画艺术的探讨中有了一个共同的背景。甘永川说,他其实非常喜欢写意画,只是出于对写意画的敬畏,才选择了画工笔花鸟。

  甘永川首先向八百多年前的宋画请教,他画花鸟小品时袭用了宋画的团扇形式和构图法则,不过又运用反复擦洗和染色的方法来做底子,以此来与宋画形成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相似中存在不同,不同中又有相似。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他在创作大幅作品时,则毅然离开了宋画而走近生活。在这类作品中,他画得最多的要算是荷花了。在我的印象中,近十年来他似乎从未间断过画荷,这可能与他喜欢追求画面单纯的美感有关。在他的作品中,荷叶往往画得很大,肥美而舒展,将画面撑得满满的,从大片的荷叶丛中留出些许小的空间,画上几只安逸的水禽,和睦温馨,没有生死搏杀,也没有人间喧嚣,留存的是一个宁静的花鸟世界。

  从那时候起,甘永川一直在思考者一个问题:这就是如何创作出富有新意和鲜明的时代感的花鸟画作品,以适应现代人的审美需要。著名花鸟画家郭怡孮认为,花鸟画家也要研究人物画山水画变革的成功之处,同时也要研究西方和现代艺术的精华。这一观点给予甘永川很大的启发,并由此产生了向山水画取经的念头。其实,甘永川很早就喜爱山水画,对荆浩、巨然的山水画十分倾心,而他更钟情于写意山水,那酣畅淋漓的挥毫方式一直令他神往。如今,他将山水的“势”吸收到他的花鸟画中,比如对山水画构图的运用:画的上部只留出一小部分空白,而荷花占据了画面的大部分空间,层层叠叠的,显得巍然壮丽:再比如对山水画外轮廓线的运用,在荷花的天际线处理上也强调了山水的某些特征。这些手法的运用使得他的花鸟画透出一股不一般的气势。

  南京书画院专职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学会会员,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中国画院青年艺术沙龙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