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服务热线:

157620107869

邓远坡的写意花鸟画

更新时间:2020-09-25 02:27

  近现代中国写意花鸟画坛,由吴昌硕开拓在前、齐白石变化在后的熔铸书画、设色秾丽、笔墨奔放的一路画风影响所致,几乎遍及其后写意花鸟画的所有大家。然而,表面技法的沿袭,未必能够具备原创者丰沛的精神含量。

  邓远坡数十年笔墨耕耘,在此一领域颇有创获。首先,他没有回避中国绘画传统中的常见题材而另谋他途,而是认为在传统的表述范畴之内增益其所不能,才是当代画家的理想所在。仍是那些花卉、禽鸟、蔬果、树石,但他有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其次,他没有用任何特殊而秘不示人的材质和技术,就是一支秃笔、一池清墨、一纸生宣,玩味出一种清新、浑厚的笔墨气息,这种气息既来自古典绘画的启示,更来自其平实、沉静的心灵。第三,他以数十年精勤绘事的磨炼,而能在画面上永葆一种生拙的意趣,这一点充分证明他是在用心灵,而非手眼作画。前者,敏于感悟或拙于言说,而其言说,必然具有解粘去缚的通脱;后者,往往由生而熟,最后堕入炫技的泥潭。

  在调入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任专职画家之前,他长期生活在鲁西小城,没有任何的学院背景和师承,单凭自己对花鸟画的热情,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静静地走了几十年。这种朴素而沉着的心灵世界,恰恰和中国古代士人不求闻达、不慕荣利的精神相契合。

  从传统的渊源上来看,邓远坡的花鸟画大体属于徐青藤、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为代表的大写意一路,直接承续了大写意花鸟画传统。在多年的学习、创作、实践中,他又敞开心扉自由吸纳古今中外的绘画观念和手法,以此来探索和完善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远坡对传统的精神,既深入其里,用自己天才的感悟和辛勤的实践来继承其神髓,又能不困于传统的具体招式和情趣,而以一个现代中国人的方式赋予其时代的内容。无论梅兰竹菊、花鸟草虫,还是农耕杂器、书房用具等等,皆可入画,融入自身的生存体验和人生感悟。

  “能收能放,工写兼得”是邓远坡的另一个特点。作大写意者最忌一味狂放、信手乱涂,流于空泛浅薄,其间微妙感受,只有画家自己能够把握。邓远坡十分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很好地把握住了这个“度”,虽然在风格趣味选择上,邓远坡钟情于奔放不拘的画面形态,但他的内心始终是平和的,所以在作画时他总是能以理性驾驭笔墨,故其画往往能寓精微于大气磅礴之中。信手拈来,点染合度,在给观者以视觉享受的同时也为观者留下品味的空间。

  相对工笔画来说,大写意花鸟画在画外修养上,对画家提出了更为严格的要求。邓远坡多年来埋头自修,不尚浮华。他有解构艺术、参悟人生美学和传统哲学的修养,在作品中保持着中国笔墨高贵典雅的品格和士大夫优雅、闲适的生存理想。“朴素的人最容易接近上帝”(罗曼·罗兰语),这句话似乎是对远坡人格和艺术的最好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