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服务热线:

157620107869

揭历史谜题:黑虎泉出水口石雕是虎头不是“霸

更新时间:2020-07-22 08:05

  黑虎泉出水口的三个石雕兽头是什么?虽然很多普通市民和游客都管它们叫“虎头”,但不少专家们却认为,它们是“龙生九子”中的“霸下”(又写作虫八虫夏,音“八下”)。另有人则打起马虎眼,笼统地称之为“兽头”。近日,记者发现下落不明的民国《整理黑虎泉记》碑刻竟然有拓片存世,其内容恰好回答了众说纷纭的黑虎泉石雕身世。

  只需要在百度上检索一下“黑虎泉兽头”,就可以看到,近年来,不少当代文史专家撰文,引经据典地解释说,黑虎泉兽头非虎头,乃“龙生九子”之一“霸下”(又写作虫八虫夏)。

  有专家还对兽头加以分析,认为“石雕兽头的造型颇似龙,那兽头两侧的龙角,虽因面积所限雕得不够完整,但可清楚地看到;还有那十分突出的龙眼,那扁长的嘴,那平平的牙,那呈三角状的龙鬣”。

  当代专家们的观点,在当代书籍中也能得到印证,如1997年版《济南市志》和2013年版《济南泉水志》的记述中,也认为黑虎泉出水口石兽为虫八虫夏,“传为龙之第六子”。

  当代文史专家观点和当代志书上对兽头的解释,使得“霸下”说貌似成为板上钉钉之事。

  然而,令人生疑的是,各种版本的济南古代地方志中,并没有对黑虎泉兽头身世的记载。

  综合各种对黑虎泉名称的记载可知,黑虎泉泉源出自悬崖下一深邃的天然洞穴中,洞内寒气袭人,内有巨石,犹如黑虎伏卧。泉水湍击岩石,鸣响震天。半夜里朔风吹入石隙裂缝,酷似虎啸回荡,故此得名“黑虎泉”。明代诗人晏璧在《七十二泉诗·黑虎泉》中写道:“石蟠水府色苍苍,深处浑如黑虎藏。半夜朔风吹石裂,一声清啸月无光。”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黑虎泉之名最迟在金代就已经出现,而“龙生九子”之说,到了明代才出现。

  在对黑虎泉兽头的文献检索中,记者发现,虽然古代地方志付之阙如,但清代至民国时期的其他文献中,却有记述。

  《老残游记》这部清末小说,很多人认为是真实记述济南历史的作品。刘鹗先生在小说中,就认为黑虎泉兽头是老虎——“原来就在自己脚下有一个石头雕的老虎头……”

  1934年出版的《济南大观》一书,是一部从旅游观光角度介绍济南的民国文献。记者从这部书中查到一条原始记载——“黑虎泉,在城南门东,水从虎口突出,声闻附近。”

  从老照片及相关记载可知,黑虎泉在清末只有一个石雕出水口,1931年整修后改为三个石雕出水口。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当年整修黑虎泉时,本来刻了一块《整理黑虎泉记》镶嵌在泉洞左侧石壁中,但1955年,黑虎泉又做过一次整修。从老照片可知,此次整修后泉碑就不见了。有报道称,此碑流落民间,二十多年前有人曾在北园香磨李村一住户门前发现此碑,但此后石碑又不知去向。

  幸运的是,日前记者在中山公园旧书市场淘书时,买到民国《整理黑虎泉记》碑刻拓片一张。卖主老张介绍说,这张拓片是从一位拓片收藏家手中收来的,从拓片新旧程度推测,至少应该是四五十年前拓制的。据拓片,《整理黑虎泉记》原碑长100厘米、高62厘米,有近四百字,立于民国二十年(1931)十月中旬,立碑人是“山东省政府建设厅厅长张鸿烈”。碑文明确记述,黑虎泉蓄水池池壁上原来有“石镌虎口一”,因年久“壁亦圮坏,罅隙迭出”,泉池容量减小,于是在请示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后进行了疏浚,挖深、扩大了蓄水池,为了排水顺畅,特在池壁上增设“石镌虎口二”。

  通过碑文还可知,张鸿烈整修黑虎泉之前,还整修了趵突泉,并在趵突泉周边试凿了人工泉。整修黑虎泉时,在蓄水池东南角“一泉突跃怒起,有如趵突泉之形势”,这应该是后来人们看到的东侧虎头位置。经过整修,黑虎泉出水量约增加三分之一。

  张鸿烈曾任政府立法委员,1949年追随蒋介石去了台湾。由他撰文的《整理黑虎泉记》石碑在1955年整修黑虎泉时被移除,可能与此有关。

  民国《整理黑虎泉记》石碑现在藏身何处,欢迎知情者拨打(0531)96709提供线索。

  All Rights Reserved.有奖挑错客户端手机报新闻频道沸点新闻分享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QQ空间QQ好友手机阅读分享话题揭历史谜题:黑虎泉出水口石雕是虎头不是“霸下”2016-09-07 12:08:00来源:0条评论【摘要】 近日,记者发现下落不明的民国《整理黑虎泉记》碑刻竟然有拓片存世,其内容恰好回答了众说纷纭的黑虎泉石雕身世。令人生疑的是,各种版本的济南古代地方志中,并没有对黑虎泉兽头身世的记载。

  黑虎泉出水口的三个石雕兽头是什么?虽然很多普通市民和游客都管它们叫“虎头”,但不少专家们却认为,它们是“龙生九子”中的“霸下”(又写作虫八虫夏,音“八下”)。另有人则打起马虎眼,笼统地称之为“兽头”。近日,记者发现下落不明的民国《整理黑虎泉记》碑刻竟然有拓片存世,其内容恰好回答了众说纷纭的黑虎泉石雕身世。

  只需要在百度上检索一下“黑虎泉兽头”,就可以看到,近年来,不少当代文史专家撰文,引经据典地解释说,黑虎泉兽头非虎头,乃“龙生九子”之一“霸下”(又写作虫八虫夏)。

  有专家还对兽头加以分析,认为“石雕兽头的造型颇似龙,那兽头两侧的龙角,虽因面积所限雕得不够完整,但可清楚地看到;还有那十分突出的龙眼,那扁长的嘴,那平平的牙,那呈三角状的龙鬣”。

  当代专家们的观点,在当代书籍中也能得到印证,如1997年版《济南市志》和2013年版《济南泉水志》的记述中,也认为黑虎泉出水口石兽为虫八虫夏,“传为龙之第六子”。

  当代文史专家观点和当代志书上对兽头的解释,使得“霸下”说貌似成为板上钉钉之事。

  然而,令人生疑的是,各种版本的济南古代地方志中,并没有对黑虎泉兽头身世的记载。

  综合各种对黑虎泉名称的记载可知,黑虎泉泉源出自悬崖下一深邃的天然洞穴中,洞内寒气袭人,内有巨石,犹如黑虎伏卧。泉水湍击岩石,鸣响震天。半夜里朔风吹入石隙裂缝,酷似虎啸回荡,故此得名“黑虎泉”。明代诗人晏璧在《七十二泉诗·黑虎泉》中写道:“石蟠水府色苍苍,深处浑如黑虎藏。半夜朔风吹石裂,一声清啸月无光。”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黑虎泉之名最迟在金代就已经出现,而“龙生九子”之说,到了明代才出现。

  在对黑虎泉兽头的文献检索中,记者发现,虽然古代地方志付之阙如,但清代至民国时期的其他文献中,却有记述。

  《老残游记》这部清末小说,很多人认为是真实记述济南历史的作品。刘鹗先生在小说中,就认为黑虎泉兽头是老虎——“原来就在自己脚下有一个石头雕的老虎头……”

  1934年出版的《济南大观》一书,是一部从旅游观光角度介绍济南的民国文献。记者从这部书中查到一条原始记载——“黑虎泉,在城南门东,水从虎口突出,声闻附近。”

  从老照片及相关记载可知,黑虎泉在清末只有一个石雕出水口,1931年整修后改为三个石雕出水口。当年整修黑虎泉时,本来刻了一块《整理黑虎泉记》镶嵌在泉洞左侧石壁中,但1955年,黑虎泉又做过一次整修。从老照片可知,此次整修后泉碑就不见了。有报道称,此碑流落民间,二十多年前有人曾在北园香磨李村一住户门前发现此碑,但此后石碑又不知去向。

  幸运的是,日前记者在中山公园旧书市场淘书时,买到民国《整理黑虎泉记》碑刻拓片一张。卖主老张介绍说,这张拓片是从一位拓片收藏家手中收来的,从拓片新旧程度推测,至少应该是四五十年前拓制的。据拓片,《整理黑虎泉记》原碑长100厘米、高62厘米,有近四百字,立于民国二十年(1931)十月中旬,立碑人是“山东省政府建设厅厅长张鸿烈”。碑文明确记述,黑虎泉蓄水池池壁上原来有“石镌虎口一”,因年久“壁亦圮坏,罅隙迭出”,泉池容量减小,于是在请示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后进行了疏浚,挖深、扩大了蓄水池,为了排水顺畅,特在池壁上增设“石镌虎口二”。

  通过碑文还可知,张鸿烈整修黑虎泉之前,还整修了趵突泉,并在趵突泉周边试凿了人工泉。整修黑虎泉时,在蓄水池东南角“一泉突跃怒起,有如趵突泉之形势”,这应该是后来人们看到的东侧虎头位置。经过整修,黑虎泉出水量约增加三分之一。

  张鸿烈曾任政府立法委员,1949年追随蒋介石去了台湾。由他撰文的《整理黑虎泉记》石碑在1955年整修黑虎泉时被移除,可能与此有关。

  民国《整理黑虎泉记》石碑现在藏身何处,欢迎知情者拨打(0531)96709提供线索。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